<form id="2puvb"><em id="2puvb"><span id="2puvb"></span></em></form>

    1. <form id="2puvb"></form><wbr id="2puvb"></wbr>
    2. 小升初網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教子有方 >正文

      減負是制造學渣嗎?減負=制造學渣?

      2019-10-31 21:19:42  來源: 小升初網     閱讀次數:

      20190507_174339.jpg

        減負是制造學渣嗎?

        “來啊,一起做學渣啊。”

        近日,一篇名為《南京家長已瘋》的網文刷屏,引發網友熱議。

        在文中,作者聲情并茂地“描述”南京正在推進的減負政策的效果,并感慨:“也許用不了多久各位的孩子就會成為一個活潑靈動、熱愛生活、輕松愉悅、心智健康的學渣”“南京家長在快樂與痛苦的交織中,終于瘋了”。

        減負=制造學渣?

        不寫作業母慈子孝,一寫作業雞飛狗跳

        “不寫作業母慈子孝,一寫作業雞飛狗跳。”在很長時間以來,這句看似調侃的話卻成為了中國萬千家庭的真實寫照。

        而在如今的減負政策之下,“我沒有作業”“我們從來不考試”“我不在課外補習”“我下午3點就放學回家”……當這些聽起來很“母慈子孝”的生活狀態,真實地發生在南京、發生在我們身邊之時,不少家長卻再也坐不住了。

        在中國的學生和家長之間,流傳著這樣一句俗語:“考考考,老師的法寶;分分分,學生的命根”。現如今,當老師的法寶由于減負政策不再靈驗之時,如何保住學生的命根,成了每個家長心中的頭等大事。

        畢竟,當中高考猶如利劍懸于每個家庭之上時,很難有家長不去關心孩子的成績和分數。因為這些,在一定程度上與孩子的未來息息相關。

        還有一點不容忽視的是,在很多家長眼中,減負減掉的不只是學生的壓力,同樣也減掉了學校和老師的壓力。為了保住孩子的分數,這一部分壓力自然只能平移到家長的肩上。但是有足夠的能力和精力來輔導孩子學習的家長又有多少?

        正基于此,也就不難理解,為什么不少南京家長會認為“減負=制造學渣”,甚至對政策質疑的聲音呈現出了“一邊倒”之勢。

        減負政策屢引爭議

        浙江小學生9點后可拒絕完成作業

        在減負的洪流之下,“瘋掉”的可能不僅僅是南京一地的家長。

        今年6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了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 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。諸多社會關注的熱點話題都在意見中被進一步明確。包括嚴禁以任何方式公布學生成績和排名;嚴禁以各類考試、競賽等作為招生依據;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,等等。

        此后,為中小學生減負的相關政策逐漸在多個省市落地。在省級層面,就有浙江、云南、寧夏、上海、廣東、河南、遼寧、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等多地。而在地市層面,諸如廈門、邢臺、承德、以及上文提到的南京等地,同樣出臺了具體舉措。

        最新一個出臺相關政策的省份是浙江。近日,浙江省教育廳會同浙江省委網信辦等14個部門聯合起草了《浙江省中小學生減負工作實施方案(征求意見稿)》。現正面向社會公眾公開征求意見。

        征求意見稿共列出了33條重點舉措,包括嚴控家庭作業總量和作業時間、加強競賽管理、嚴禁利用周末和節假日補課、嚴控校內考試次數、嚴禁發布考試成績和排名等。

        在征求意見稿中,最吸引眼球的無疑是這一條:小學生到晚上9點、初中生到晚上10點還未能完成家庭作業的,經家長簽字確認后,可以拒絕完成剩余的作業,教師不得對有此類行為的學生進行懲戒。

        和南京類似,伴隨這些政策一同落地的,還有家長質疑的聲音。

        家長焦慮如何緩解?

        學者:改革教育評價體系或為關鍵

        那么,給學生減負的政策,真的是在制造學渣嗎?

        對此,教育學者熊丙奇在媒體上發布文章稱,這樣夸大負外部性進而對減負污名的說法,不過是拿應試教育的高壓學習標準來衡量當前減負,也是教育焦慮的產物。從邏輯上講,這根本就站不住腳。

        他進一步解釋稱,從當前的教育生態看,個別地區縱容學校違規辦學,如超前教學、提前教學、利用節假日補課,會劣幣逐良幣,帶動整個地區的違規辦學。

        熊丙奇說,因此,南京此番嚴格減負值得肯定,但要持續下去,需要的是省級層面的一致行動,對那些不嚴格依法治教的地方教育部門,要依法追究責任,當所有地區都嚴格規范辦學,當所有人都不用被拽入應考“軍備競賽”,家長的“公平焦慮”才能更好地緩解。

        此外,在他看來,從根本上說,“減負=制造學渣”的觀念背后,連著教育評價體系的偏差。在“每分必爭”的升學競爭中,家長很難不關注孩子的分數,也很難關注分數之外的其他素質發展。只有改革教育評價體系,破除升學評價中的唯分數論,才能引導家長走出育兒誤區,這也是我國當前給學生減負的關鍵所在。

        關于減負,你怎么看?

      贵州快三 筠连县 | 开远市 | 开江县 | 无为县 | 揭西县 | 稷山县 | 富锦市 | 赣榆县 | 门源 | 伊宁县 | 武山县 | 盐源县 | 镇雄县 | 襄樊市 | 娄底市 | 东莞市 | 罗江县 | 吉隆县 | 贞丰县 | 天全县 | 中西区 | 新邵县 | 南昌县 | 辽源市 | 百色市 | 奎屯市 | 瓦房店市 | 阿克 | 股票 | 射阳县 | 麻阳 | 洛扎县 | 盐津县 | 临江市 | 三穗县 | 西乌珠穆沁旗 | 六安市 | 柘荣县 | 射洪县 | 冷水江市 | 大英县 | 安宁市 | 南雄市 | 兴安盟 | 泸定县 | 双鸭山市 | 盐亭县 | 中超 | 泸水县 | 崇礼县 | 印江 |